关于

孙家的私家书房——玉海楼

【浙江四大藏书楼】

        大学时,基友们“说走就走”去了南浔,赶上了电影鉴赏课的老师在那儿拍片子,一伙儿人被冷空气追上了尾巴冻得瑟瑟发抖,对于嘉业堂,除了“与我同名啊”之外,只有一个“好像一个图书馆啊”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作之后,想着过几年自由悠哉的日子,便留在了杭州,抽空组团去了趟宁波探望叶子,一天两夜的周末“急行军”,却还是抽出了半天时间去了趟天一阁,觉得这里比起书斋倒更像一个公园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不知不觉,浙江四大藏书楼走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年中,我被一个噩梦吓醒,遂辞掉工作返回温州,打算常伴父母亲人,顺便放纵自己慢慢思考接下来的道路,在这过渡期中,有幸去到温州博物馆工作。说是工作,倒是学习更多。然后我就发现,作为一个温州人,我确实对温州的历史、人文、风貌、习俗不甚了解。而在这之后,我就一直都很想去传说中“天瑞地安”的地方,看看那个书香传世的孙家和浙江四大藏书楼之一的玉海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计划,一直到马年正月初四,才得空实现。

【孙家的私家书房】

        海宁的别下斋我还无缘得见,对于我来说,南浔嘉业堂像一个图书馆,天一阁像一个公园,而玉海楼,就像是一个老先生的私家书房,不过这个书房,实在大得惊人。想来每个书虫,都会想有一间大房子,用来装自己怎么都不嫌多的书。

        玉海楼与孙家故居建筑在一起,周围以小小的河道与周围市井隔开,既保证了私密与安全,又不像北方的护城河那样高高在上一派肃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建筑坐北朝南,西边是孙家住宅,现在被开发成了孙怡让故居博物馆,陈列孙氏的生平、事迹、功绩;东边就是孙怡让先生和他父亲孙衣言先生修筑的“大书房”——玉海楼。东西以丁字廊和用以会客的百香陶斋连接贯通,陶斋前有小院,院中一井一荷花池。这个时节去,池中只剩残荷,但是不高的院墙完全挡不住天空和阳光,即使站在屋中都可感觉到扑进来的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的孙先生——不论是孙衣言先生还是孙锵鸣先生或是任何一位孙先生——也许会在清晨起来,到阳光洒满的院子里舒展筋骨,慢慢踱步到东边,在中庭沉吟片刻,走进楼中挑出一卷,读到家人过来喊他吃饭。或者,他会背着手悠悠穿过丁字廊,回到西边,喊家人从大厨房沏来一壶茶,这一坐,又是小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游赏这些穿越历史的建筑群落,之于我来说最有乐趣的,便是猜测当年住在这里的人们的生活起居。当年孙诒让先生随父亲用十多万卷藏书建了这座藏书楼,尽管现在藏书早已送入各地博物馆和图书馆,可书楼和庭院却依然留下了满是书香的生活气息。





【天下翰林皆后辈】

        如何看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人品?那就看看他的朋友和尊敬他的人。【这句其实也可以劝告一下那些NC粉们,粉丝脑残偶像买单是有原因的╮( ̄▽ ̄")╭ 看看人家孙老先生的朋友们,再看看你们……好吧这是题外话】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翰林皆后辈,朝中宰相两门生”,这是形容孙诒让先生的叔父孙锵鸣先生的话,因为晚清重臣李鸿章、沈葆桢都是在他手下进士及第,他本人亦是当时实践西学东渐教育的先行者。而孙诒让先生和他的父亲孙衣言先生,在当时同维新党人、先进文人、知名学者交好,推行全民教育,在温州整个地区创办了大量新式学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孙氏故居博物馆中,有一处专门用来陈列晚清时期孙氏社会关系的展馆。康有为、梁启超、鲁迅……被誉为“有请三百年朴学之殿”的孙诒让先生虽未当时的大儒,却少了些酸腐多了些包容,深得这些先进活动家的尊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展馆的布置在我看来,比那些单纯陈列称号功绩的名人博物馆,显然更有说服力。当然,不仅仅是名人,通过“齐名”的人事物来侧面展示主体对象的社会和历史地位,未必会比正面渲染弱。

【探寻贴士】

玉海楼与孙氏故居位于瑞安市老城区,温州市区上高速在瑞安出口下顺利的话只需要半小时。

下高速之后直走看到开太百货瑞安店就可以右拐进玉海楼停车场。

我和爸爸去的时候是节假日停车和门票全免,建议早点去,不仅仅是停车方便,早去的话建筑里人少,环境比较清幽,可以慢慢逛,体会书香世家的历史痕迹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竹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