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

千恩 | 两个女孩子的那些事之亲戚来了

千指大人(小霾)X郑有恩

哎呀感谢@KIO 菇凉问来了千指的本名,王如瞳,这名字真好听。

这下郑小姐生气的时候可以指名道姓了233333


【亲戚来了】


王如瞳亲戚来了。

这位亲戚来势汹汹,王同学下了课直接搁宿舍里挺尸去了。

可见,哪怕是号称硬币收割机,一言不发用视频统治某同性交友网站,号称民乐团总攻的千指大人,在面对某亲戚的时候,那也是弱受。

——郑有恩踩在王如瞳的凳子上扒着王如瞳的床栏,瞅着迷迷糊糊冒冷汗的王如瞳,脑子里闪过这么一句话。

三次元高冷西洋乐女神如今都会灵活运用“硬币收割机”、“同性交友网站”、“总攻”、“弱受”这些词汇了,真是调教有方啊千指大大。


想想平日里千指大人“天塌下来我来扛”的样子,再看着如今被亲戚击溃的王同学,褪去了黑袍,拿掉了假发,蜷缩在被子里的样子,郑小姐福至心灵地感受到——啊,这就是陈惊描绘李由的时候用的那个词,叫什么来着……反差萌?

郑有恩想着,索性趴上了王如瞳的床沿,趁这家伙还没醒,好好看看她的脸吧。以前还对呛的时候,老是需要半昂着头盯着这个高个儿,这会儿在一起了,倒是不好意思老盯着人家看了。

皮肤白皙无痘——我的,剑眉星目——我的,鼻梁秀挺——我的,嘴唇有个漂亮的M形——我的……不戴美瞳的时候,王如瞳自己的眼睛其实是很漂亮的棕色——恩,也是我的,统统都是我的!真开心……


王如瞳睡得稀里糊涂云里雾里的时候,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扑哧扑哧笑得欢实,意识刚开始回笼,就被腹部一阵丧心病狂的翻滚弄清醒了。

“嘶……”捂着肚子睁眼一看,离脑袋不到20公分的地方,就是郑首席捂着眼睛笑得花枝乱颤的脸。

心情顿时好了一半,疼痛也减轻了不少,“笑这么开心?”

郑首席登时收了一般的笑意,脸颊除了笑出的红晕还加上一层被抓包的羞色,“咳……听说文能谱曲扫B站、武能抗琴下战书的千指大人又被亲戚蹂躏了,现在好点了吗?”

王如瞳拉过郑有恩放在床沿上的手蹭了蹭,“恩……不好,你给我抱抱就好了。”

“扯。”郑有恩抽出手就弹了那个白净的脑门一下,转身跳下凳子,从书包里拎出包了好几层的外卖,“今天你要在床上吃么?”

桌子一阵晃动,一回头王如瞳已经批了袍子下了床,迎面正好摸上郑有恩打理得工工整整的齐刘海,“一起吃吧,我好多了。”


前几次赶上王如瞳被亲戚虐得死去活来的时候,郑有恩带吃的过来通常是一个人坐床上吃,一个人坐桌边吃。郑有恩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倒是千指大人事后想起来,总觉得分开吃饭哪怕一上一下,这件事也非常的“不脱团”。

近几个月,经过郑有恩花心思的投喂和调养,千指大人在稍稍同姨妈和解了一点之后,就坚决要求与郑首席一起进食了——互相喂食物是脱团人士的福利,分开吃根本无法享受!

“有恩,吃肉。”王如瞳想着想着,就夹起碗里的鸡丁递到郑有恩的嘴边。

郑有恩也不细看,就着米饭直接把鸡丁咽了下去,“你多喝点汤,这汤放保温瓶里带进来的,热的。”

在一起之后,郑有恩发现2.5次元乐团这群人里,日常保养知识水平最高的居然是李由——FU女之友,我觉得OK——从那以后千指大人的日常食谱里就多了一道汤菜。为了这道养生汤,向来规矩的郑首席开始了往书包里塞小陶瓷电炖盅的日子,更是跟妈妈讨了不少汤方(郑妈妈私设)。

“不许剩下,连汤带料都要喝掉!”

“如果我喝完了,你今晚陪我睡。”

“别闹!”

“留下嘛,她们仨今晚都回家了。”

“千指大人你这是在撒娇吗?”

“我是啊。”

“……无赖。”


最后,郑首席还是在千指大人人设崩塌的坏笑下,从书包里拿出睡衣窜进浴室。


等郑有恩洗漱完毕出来,502寝室的灯已经关闭,整个房间只留下王如瞳床边的一盏小夜灯,王如瞳抱着热水袋靠坐在床沿外侧,侧脸60°勾唇一笑,冲她伸出手,“来。”

郑有恩琢磨着,这大概是王如瞳又在脑补一个什么充满画面感的场景了,红着脸嘀咕着“来什么来,傻不傻”,一边爬到上铺,扶着王如瞳的手躺进床铺里侧。


1米2的床铺给两个165以上的姑娘并排躺,哪怕她俩一个赛一个的瘦,也并没有很宽裕的空间。

但是这对千指大人来说是件驾轻就熟的好事,手一使劲,长臂一揽,热水袋一丢,直接把小提琴首席揽进怀里——恩,这样就很舒服了嘛。

还没满足多久,王如瞳只觉得腹部又来了一阵丧心病狂的翻滚,某位亲戚狠狠刷了一把存在感,揽着郑有恩的手臂下意识一紧,一脑袋直接埋进了眼前飘着茉莉香的长发里。

“还是很疼么?”拉弓的指尖抚上横在自己腹前的手握紧,郑有恩微微转向身后,“你还是老实点捂热水袋吧……”我又跑不了。

身后的人没有马上回答,只是借着揽紧的姿势蹭着郑有恩的头发。很尊重牛顿老爷子的头发自然不经蹭,没几下就滑落,露出弧度美好的颈项。

王如瞳也没停下,用鼻尖若即若离地描绘着常年拉小提琴锻炼出的优雅线条,在合适的时候更是直接上嘴蹭。恩……平时有恩自己的沐浴乳是某欧牌的果木香,现在用的是寝室里的薄荷味,和自己身上的味道一样啊……

鼻尖和嘴唇从后颈嗅嗅蹭蹭,一路滑到耳垂,根本停不下来,最后在发烫的耳垂上嘬了一口。“好吃。”

小提琴首席的皮肤成功从耳尖红到了脖子,郑有恩抚在腰际的手直接就地打了王如瞳一下,“痛成这样了还不消停。”


“啊……好痛啊……”王如瞳用说“几天上了几节课”的语气喊了一句,有把脸埋回了郑首席漂亮的肩窝里。

好吧好吧,姨妈痛的人最大。

郑小姐伸手关了小夜灯,“睡吧……”身后的人又把她揽紧了一点,发际传来一声模模糊糊的“晚安。”

恩这触感……郑有恩纠结了一下,还是决定开口……“你……是不是二次发育了……哎你属狗的啊!”

千指大人决定还是先咬一口郑首席,吃完宵夜再睡……


FIN


后面有的没的话:


【内衣】和【亲戚来了】,都来自于大学时的一对师妹,她们都是很好的人,坦荡而有爱。

我们学校因为……行业的关系,什么性向的都有也都比较坦然,只是校风浮夸,真真假假的,闹闹腾腾的,有些情侣当街吵架宛如拍戏,但这一对却是我见过的相当踏实的一对。

其中的一个妹子曾经写过一篇校内日志,琐碎地说了很多,当另一半是个女孩子,有多好。

我们知道,与其说这是一篇日志,不如说是她写给另一个师妹的情书。

大家都很爱她们,她们也只是一对普通的情侣,并没什么不同。

我们会调侃她们脖子上的吻痕,会控诉她们秀恩爱,会羡慕她们互相宠爱……

那时她们说,如果毕业后,想去魔都,那边环境更加宽容一些。

前几天我重回校内翻找,已经找不到那篇日志,两个女孩子的页面也已荒废许久。

看最后的状态,似是已各奔东西。

无论曾经如何现在如何,希望她俩莫委屈自己,心甘情愿就好。

评论(7)
热度(107)

© 竹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